一切皆苦,不问前程。

on call 8小时

(新开的篇 主cp暗杀组里苏普罗 配角老板和提查诺 暗杀组和亲卫队若干有出场 暗黑向 r18涉及请注意)

一.
里苏特.涅罗正坐在多里亚.潘菲利公园的长椅上。

他拿着刚刚从集市采购的面包,用指节分明的双手将他们撕成块,洒在地上。
现在这个气候,多里亚公园聚集着数量不少的一群鸽子。

里苏特注意到,远处的一个少年,一直注视着自己。那名少年穿着浅黄色的衬衫,黑色的裤子,金发蓝眼,他的手里拿着一个枚红色的气球。

里苏特向他招手,少年怯生生的走了过来。

“你的气球真好看,”里苏特向他微微一笑,少年有点羞涩的低下头,当他的的目光移动到里苏特的瞳孔时,又慌忙避开。
“啊,吓到你了吗?不好意思,我的眼睛,天生就是这样的。”里苏特有点自嘲的安慰着少年,“你想喂鸽子吗?面包给你。”

少年点了点头,然后又羞涩的避开了里苏特的目光。

里苏特觉得他的神态像极了某个人。

这是2008年的某日黄昏,里苏特把他永恒的埋藏在了自己的心灵净土里。

“不只是你一个人内心的世界是黑白色的。”

少年接过了他手里的面包,从衬衫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了笔。

“谢谢你,其实我不能分辨出颜色,我的气球是妈妈给我挑选的,我不知道它的真正颜色,你的眼睛我觉得很好看。 ”

少年又写下一行字,

“谢谢你的面包,请允许和我做个交换吧,我的气球送给你,可以吗?”

里苏特拿起纸条,少年向他露出了一个纯真的微笑。他也拿起笔,在纸条上写下,

“一言为定。”


二.
提查诺在酒店停车场的角落里等了许久,他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背着绿色的背包,戴着白色的手套,他将长发盘起来,又戴了一顶灰色的帽子,拉低帽檐挡住自己的脸。

这个位置,大概稍稍偏离摄像头的视线。

“该死的里苏特。”
他在心里暗骂,狠狠的踢了一下脚边的易拉罐。

“都怪史克亚罗,怎么那么不小心。”

提查诺悔恨当初,自己不应该将暗中发现的老板的毒品航线告诉史克亚罗,那天他们都喝醉了,提查诺不小心说漏了嘴。

“大概是第勒尼安海的那条航线吧。”

说完了之后,他便倒在史克亚罗身上睡着了,醒来之后,乔可拉特暗暗地告诉自己,

“你说完后,霍尔马吉欧就离开了酒吧,小心点,我先走了。”

他忘记了那天酒吧里还有暗杀小组的人,大概那天是霍尔马吉欧和谁在交头。平时他们都不怎么管对方的事,怕招来不必要的麻烦。他们心里明白,自己的组都是只有虚名没有领地的,所以心中只有对着毒品小组或多或少都有点莫名的怨恨,两组人马一直以来和平无事,默认的威胁只是毒品小组。

还有老板。

提查诺查看了老板的日程表,今天他正在那不勒斯,距离罗马有点距离。而那艘隐秘的货轮,大概今晚就会从第勒尼安海航线开来罗马。
他猜测老板在远程遥控毒品小组的人去接货,于是他摇醒了身边的史克亚罗。

“你现在赶去奇维塔韦基亚港口,还不到黄昏,大概他们夜里就会交货了,你还有时间准备。”
史克亚罗睡得迷迷糊糊,对于提查诺的提议显得极度不耐烦。

“你自己怎么不去。”
“你不是水性好吗,我不会游泳,万一失败了逃都逃不走,史克亚罗,这次机会千载难逢,这可是为了整个小组啊。”

史克亚罗向来对提查诺的碎碎念毫无抵抗力。

“我和乔可拉特,还有塞可会掩护你,这条航线很隐秘,大概就只有一两人在船上。我们一定要在暗杀组之前抢到货,记住,就算失败了,也千万不要让暗杀组得手,你要把那些毒品全都扔下海。”
“知道了,”史克亚罗伸了一个懒腰,从座位上站起来,

“来杯啤酒!”

侍应生端上两杯啤酒。

“干杯,我相信对付毒品组的那些窝囊废,你绝对不在话下。”
史克亚罗一饮而尽。

当晚,就当提查诺在奇维塔韦基亚镇的一家餐厅焦急等候的时候,有人端着食物坐到了自己的对面。

“别抬头。”

那人递过来一张写着字的餐巾。

提查诺继续默默地喝着橙汁。

“你栽了,我也栽了。”

之后那人拿出了一张史克亚罗去年收入和支出的对账单,还有老板对于其他组织的资金供给的分析图。

“别问我是怎么来的,你现在必须和我合作,如果你还希望史克亚罗能被老板安葬的话。”

提查诺的瞳孔骤然放大。


三.
史克亚罗被安葬了,同期被安葬的,还有梅洛尼。

老板并没有出面,他仍然呆在那不勒斯,收到消息,只是给两队打了一笔钱。

那天夜里,老板的毒品被全数上交,数量之庞大,前所未有。

这令提查诺万万没想到。

毒品组的人全都配有军火,船舱里也堆满了枪支弹药。

里苏特站在船上,面无表情的用枪指着毒品组的头目说,“梅洛尼生前调查过你们组的私置房产,我有你们交易记录的录音。”

对方首领毫不惧色的回应他,录音有什么用,文件证据呢?

“提查诺会拿给我,老板有备份”,里苏特突然直视对方的双眼,黑色眸子里充满狠绝,

“你们以为老板都不知道吗?他只是还暂时需要你们为他做事,还是聪明点,乖乖的和我们合作,不然我可不能保证你们的记录会不会哪天公布于世,让全组织的人都知道。”

对方迟疑了那么一会儿,突然笑了起来。

“里苏特,你不愧是组织里的老手。”

之后,提查诺就只知道,毒品组的人全数涌出来开始分装毒品,箱子被拆开来,除去上面的遮盖物,一大袋一大袋白花花的,装满灵魂的袋子被扔了出来。

提查诺被震惊的想哭,他觉得自己要瘫倒了。

里苏特突然一把拉住了自己,然后对对方说。

“我们上去把风,最后请把剩下的那两人留给我们处理。”

对方仍然沉浸在丰收的喜悦中,并无理会。


四.
“抽烟吗?”

里苏特站在码头上,掏出烟盒,递过一支烟给提查诺。

“不用。”

里苏特把烟盒收了起来,然后他慢慢的蹲下来。

“你知道吗?在港口的哪里看夜景最好?就是再往前走大概500米的山岸上。”

提查诺没有回话,里苏特沿着海岸线望了一圈,这个距离罗马城70公里的小城,此时正灯火通明。

“待会你给老板打电话,编个理由说史克亚罗和梅洛尼火拼,我们赶到的时候,他们已经气绝了,只要见尸,老板一定不会怀疑,因为他根本不关心。”
海风将他的头发吹乱,里苏特缓缓地收回视线,发现提查诺早已泪流满面。

“你疯了,”提查诺还在为刚才的事情生气,狠狠地瞪着他,“老板根本没有那份文件记录。”

“万一有呢,谁都不了解他。”

“总之,你太大胆了,”提查诺努力地抑制住自己的哭腔,“这件事结束之后,我们分道扬镳。”

里苏特看着他好一会儿,然后露出一个复杂的笑容,

“其实梅洛尼根本没有调查过他们组的资金走向,我们根本就无法了解他们。”
“还有你别忘了,史克亚罗挪用公款的记录在我这里,那个可真要命。”

他拍了拍提查诺的背。

“和我一样蹲下来吧,看看夜景,我的心情和你一样沉重,但是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这个。”


五.
毒品小组的人员驾驶着黑头宾士离开后,就只剩下他们两个。

船上还有两具尸体。

他们在船尾看见了梅洛尼,金发散乱,仍然穿着他那件不走寻常路的花哨外衣,胸口中了弹,其中一枪直击心脏,干涸的血液使得外衣覆上了一层暗红色的痂,梅洛尼本人如同破不开茧提前夭亡的蝴蝶。
讽刺的是,他的身下还散落这零零碎碎的毒品粉末,估计刚才有那么一袋全部沾染了他的血。梅洛尼死在一大片的毒品上,周围是冰冷的空气,里苏特想到这个画面,气愤的握紧了拳头。

史克亚罗则是在船头被发现的。

他的身体已经僵硬,双臂仍然保持着握着什么东西的姿势,提查诺想起来,自己嘱咐过史克亚罗,失败了也要将毒品扔下海。

他捂紧了嘴巴,眼泪一滴一滴的掉下来。

史克亚罗是脑袋中了枪,整个被打穿,血痂盖住了一侧的眼皮。

提查诺缓缓地跪倒在地上。

里苏特走近梅洛尼,伸出手来将他已经定格的蓝色眼睛合上。

“梅洛尼,我们回家。”


(未完待续)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