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皆苦,不问前程。

on call 8小时(2)

(*注意:出现的地点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描写的场景不代表现实就是如此 请不要较真)
(真的很暗黑 请自备护目镜)
(快完文了 大家很快能吃到肉 我保证【拍胸脯)


六.
……
大概与约定的时间晚了半小时后,停车场入口处传来皮鞋摩擦地面的声音。提查诺将身体稍微向前移动了一下,一个熟悉的黑色身影映入眼帘。

看着他把枚红色的气球挡在摄像头前面后,提查诺才摘下帽子缓缓地走了出来。

“你真是慢,还有你的审美并不怎么样,我以为你会拿一个黑色的气球。”

“我并不是只能看到两种颜色,”对方摘下了墨镜和口罩,“我要的东西呢。”

提查诺从绿色背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里苏特也带上了手套。

“都在这里面了,关于老板的一切。”

里苏特默默地接过文件袋,提查诺提醒他,
“这里面的东西,我都没有看过,老板还有8个小时就会从那不勒斯返回罗马,也就是说,你只有这8个小时去读懂里面的东西,我先走了,请信守诺言销毁一切有关你所知道的史克亚罗的秘密。”

“我知道了。”

“祝你好运。”

提查诺重新戴上帽子。
“老规矩,你知道平时我们交货时东西该放哪儿,我会准时来取。”

他拍了拍里苏特的肩膀,用力就像那时他对他一样。


七.

“红色方块,6点。”

“蓝色三角,12点。”

里苏特坐在办公桌上,用笔画着什么,他已经这么坐了5个小时。

老板的心思实在是太缜密。

5小时前,里苏特从袋子里倒出所有的东西,全部都是空白的封面的本子,甚至连署名都没有。他粗略的翻看了一下,没有一本像是账本或者是交易记录的存档。
最让他想不到的是,这几个本子,没有一本上面有老板的字体,只有一些排在不同位置的图形和符号。

里苏特感到脊背发寒。

他是记得老板的字体的,那时候他在米兰,刚刚入职,老板通知他到自己的办公室报道。

他穿着西装,正在对着镜子打领带,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屏幕上显示着一个未知号码。

里苏特接通了电话。

“喂?”

“里苏特.涅罗,现在下楼,八点钟方向停着一辆接你的车。”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对方就挂断了电话,里苏特走过去将窗帘拉开一条缝,楼下果然停着一辆车,驾驶室里的男子正好抬头对上自己的视线。

那是一名金发男子,穿着黑色的西装,年龄大概和自己差不多。

里苏特转身下楼。

走到车前的时候,男子也没有丝毫下车为他拉开车门的意思,只是淡淡的皱了皱眉头,显得很不耐烦。

里苏特只好自己拉开了车门。

他一坐上车,男子先是用他那美丽的蓝色的眼睛将他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然后露出了一个勉强的微笑。

“眼睛颜色不错,我喜欢。”

里苏特注意到,男子穿的并不是黑色西装,上面还带有白色的箭头条纹,胸前敞开着,脖子上挂着一枚形状奇特的挂饰,这样看上去有点吊儿郎,但是头发却梳的一丝不苟。

男子从口袋里掏出手机,
“兄弟,老板让我把你送到汤浩斯嘉乐利酒店,我有烟瘾,一会儿我要在路上抽烟,你受不了的话,可以下车。”

那语气不容拒绝。

里苏特举起双手耸肩,露出一个无辜的笑容。

男子笑着和他握了一下手,随后发动了车子。

“怎么称呼?”

“里苏特。”

“嗯,”男人握住了方向盘,车子开始掉头。

“我叫普罗修特。”

这便是他俩的第一次见面。


八.
车子停到汤浩斯嘉乐利酒店门口,就有人上前拉开车门,那是一名白色长发的男子,他把头发高高的盘起来,戴着墨镜,肤色黝黑,脸孔却很精致。

“初次见面,里苏特先生,我叫提查诺,恭喜你加入【热情】,”之后他便转移了视线,“普罗修特先生,老板等下要见你,请先去贵宾室等候。”

普罗修特向着里苏特使了个眼色,
“放聪明点。”

之后他和提查诺擦肩而过,彼此没有看对方一眼。
里苏特隐约觉得气氛有点诡异。

提查诺面对着他,很快又恢复了公事化的笑容,

“武器请交给我,然后跟我来,老板在顶楼等你。”

……


顶楼一片黑暗。
提查诺走出电梯,拍了一下手。

面前有两盏灯亮起来,昏黄的灯光,只能看清前方的走廊。
提查诺开始向前走,每走一步,两侧就会有灯亮起来。
里苏特紧紧地尾随其后,脚踏着光滑的地板,无时无刻不注意着两边的情况。

全是镜子。

提查诺走在前面,他的背影在各式各样的镜子里被扭曲的不成样子。

里苏特一直沉默的无视镜子里的自己。

灯光很快全部亮起来,走廊尽头,是一扇红色的大门。
提查诺突然背过身,灰色的眼睛没有丝毫感情,如同人偶般的嘴唇缓缓开启。

“想清楚了吗?进了这个大门,你可能再也不会活着走出来。”

“我绝不后悔。”

提查诺背过身,推开了大门。


九.
里苏特的面前是一个长桌,桌子一直延伸到壁炉,铺着洁白桌布的两旁摆满了椅子,每个座位的空盘子里都点着一支蜡烛。

犹如皇室的晚宴。

长桌尽头的男人抽着雪茄,看着玩物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

里苏特站在了男人的正对面。

“坐。”

听到男人威压的声音,里苏特缓缓坐下,男人用一只手撑住下巴,向自己露出了一个奇妙的笑容。

“恭喜你通过面试,我邀请【热情】之前所有的头目,来见证你的正式入职。”

里苏特看了一眼满桌的蜡烛,喉结动了动。

男子打了个响指。

“上菜。”

提查诺端着两个银色的餐盘走了上来。

里苏特顿时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提查诺面无表情的,将充满血腥味的餐盘放到了自己面前,然后又走到老板面前,放下那个并无异常的餐盘。

“打开看看吧。”

里苏特掀开盖子,之后他的睁大了眼睛。

餐盘里,静静地安置着自己的面试官,也就是上一任暗杀组头目的首级,男人死得很痛苦,脸上有数十条疤痕,双目已经被剜去。

里苏特觉得自己的心脏猛地停跳了那么一两秒。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男人从座位上站起来,缓缓走向自己,雪茄的烟雾笼罩在他的头顶周围,将他原本鲜艳的枚红色长发染上了那么一层灰,“没错,这个男人脸上不是刀伤也不是枪伤,我来告诉你是怎么弄的。”

他有着破碎的绿色瞳孔,凝视自己,犹如毒蛇。

“像这样,”男人伸手拉住了自己的手,距离很近,里苏特甚至可以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男士香水的味道,他把抽了一半的雪茄放进自己手里,用力握住,然后移动到了男人脸上。

里苏特闻到了皮肉被烧焦的味道,他的手仍然被紧紧握着,顺着男人的脸部轮廓缓缓下移。

“知道吗,”男人贴近脸庞,枚红色的发丝垂下来,他向自己的耳朵缓缓吐气,“我每天都这样,这样惩罚他,这该死的家伙居然背叛我。”

“背叛我的人,都不得好死。”

男人渐渐放开了自己的手,紫色的嘴唇移到了自己的面前,绽开了一个恶质的弧度。

“提查诺。”

“是,老板。”

盘着高高白发的男子揭开了另一个餐盘,里面空空如也。

男人用涂着紫色甲油的手指玩弄起自己的领带,绿色的眼睛一直凝视着里苏特。他的手指白皙纤长,一点也不像拿枪的人,整张脸施了厚厚的脂粉,但是不可否认,这是一张男人的脸。

“我就不吃了,因为我的食物,目前表现良好。”

男人拿起眼前的红酒杯,饶有兴趣地将红色的液体浇在死去男人的首级上,他放下杯子,提查诺立刻走上前给他披上了外衣,再从自己口袋里拿出新的雪茄为他点上。男人向里苏特使了个眼色,顺着目光,里苏特看到角落里倚靠着的黑色手杖。

“迪亚波罗先生,感谢您的赏识,”里苏特递过手杖,男人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吸了一口雪茄,然后将烟雾全数喷到自己脸上。

“慢慢享用,”他看了看桌上的男人首级,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张铭牌,交给自己。

【暗杀小队队长:里苏特.涅罗。】

铭牌上,是男人张牙舞爪的字体,如同他的野心。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