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皆苦,不问前程。

on call 8小时(3)

(啊又更文了 里苏普罗 水果味儿)
(结局已想好 到结局大概…不远了…)
(非常荣幸各位可以喜欢我的文字)
(我的风格大概是那种 江湖夜雨十年灯 撑着一把黑色油纸伞走过的孤独体)
(请不要相信我的各种胡说八道)
(还在拼命修炼中 欢迎各位提出建议 打肿脸我也愿意练习摘星^ ^)



十.
时间过了6个小时。

白发男人凝视着本子上大大小小的图形符号,他觉得这些饱含未知秘密的图腾仿佛一个个眼睛,静默的眨着,无声的凝视着自己。

命运的沙漏已经走了三分之二,里苏特无法让他停下来,或者说,在他接过这本装满罪恶的文件袋时,就只剩8小时的寿命了。

该死。

他猛地想起普罗修特,这个金发蓝眼的美男子总是自作主张的推开他办公室的门,抽着烟轻巧的坐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翘起二郎腿。看着自己埋头于成摞的工作文件,优雅的吐出一口烟。

“你真是慢,还没忙完啊。”

“晚上有你忙的。”他心想着。

在自己成为暗杀组的新队长后,提查诺代表老板组织了一次会议,里苏特穿着那天他向老板报到时的黑色西装,想了想,在右手处戴上了一枚新的劳力士钢表,那是用老板第一次支付的佣金购买的。
在约定好的地方和提查诺见面后,对方如同阔别已久的老友般真挚的和自己握了一下手,面带笑容的夸赞了自己,

“你这一身,可真够帅气啊。”
提查诺的笑容里包含了很多种意思,里苏特到现在还是没弄明白,在他的思维模式里,他只是把这名老板的亲信打上“俊美”和“迫不得已”的标签。

不过提查诺确实很好看,除去皮肤的颜色有点偏暗(当然也可以把它理解成健康肤色),五官还是很精致的:纤长的睫毛,眼睛大而水灵,鼻子如同屹立于脸上的山峰,巍峨挺立,黛眉长扫,嘴唇有点像女性般稍稍偏厚,不过搭配起来别具风味。
比起老板的其他手下,看到他,里苏特心情会好很多。

“我们走吧,餐厅就在楼上。”
提查诺今天仍然将他及腰的长发盘起来,涂了浅色的唇彩,睫毛在灯光下显得又黑又长,他穿着一件黑蓝色条纹相间的深色调的西装,里苏特紧跟着他,手扶在通向餐厅二楼的朱红色扶梯上,两个白发的男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上了楼。
餐厅的二楼被精心布置过,通往大厅的走廊被铺上了崭新的红色地毯,提查诺用白色的尖头皮鞋先辟蹊径,里苏特顺着他的脚步走到了大厅门口,远远地,他就看到了那个熟悉的梳着一丝不苟发型的脑袋,对方背对着自己,正在阅读今天的报纸。

“是你?”
对方从报纸里抬起头来,里苏特拉开椅子在他身边坐定,微笑着点了一下头。
普罗修特的吃惊了那么一两秒,然后迅速的换上了平时若无其事的表情,很自然的皱起了眉头,“你叫什么来着?啊对了,里苏特。”
“大哥,你这样太失礼啦。”旁边一个洋葱头的小子拉了拉普罗修特的衣袖。

里苏特环视了一下坐在桌边的一群人,大家都穿着代表自己不同风格的西装,用新奇而又写满疑问的眼神看向自己。
提查诺坐在正坐上,涂了白色甲油的十指自然地交叉,将他轮廓完美的下颌枕在手背上,里苏特觉得他的这套动作和老板如出一辙。

“这是你们的新队长,里苏特.涅罗。”

如同老板的复制品一样,提查诺面带微笑,缓缓地宣布着,里苏特从容的站起身,向所有的成员鞠了一躬。
“我很荣幸成为这个团队新的领导者,以后请多指教。”

会议开始,提查诺下达了老板对于暗杀组新的任务命令,要求杀死一名新当选的议员,因为他的提案阻扰了老板三处私设工厂的运行,并且是一名天生的顽固派,老板向来讨厌这样冥顽不灵的人。

“里苏特,这是你带领暗杀组的第一个任务,老板期待着你的表现,”提查诺将头转向身边了正在思考着问题的男人,“同样请你们铭记,老板成立这个暗杀组的信条是“背弃光明,暗中行动”,你们的身份如果暴露,那就是死罪。老板没有时间处理你们,到时候你们手里的枪就将对准自己的头。”

“无声的存在,无声的消失,这就是你们存活着的意义。”

所有人沉默的看着里苏特。

“铭记在心,迪亚波罗先生。”

他面无表情的回答提查诺。


十一.
待提查诺走后,组织又恢复了以往的热闹,队员的性格都相当热情,他们互相在里苏特面前做着自我介绍。大致的了解了组织成员的分工后,里苏特下达了自己作为队长的第一个命令。

“由于有两项任务,拿走老板工厂的资料和解决议员,这次任务分成两组行动。伊鲁索,普罗修特,你们在第一组,负责事先窃取资料;加丘,霍尔马吉欧,贝西你们在第二组,负责处理后事,梅洛尼负责提供情报,我会全程跟随,大家听我的命令行动。这次老板交给我们的任务非常重要,为了组织的利益,我们要做到万无一失。”

“明白了,队长!”

大家异口同声的答道。

第二天一早,梅洛尼就非常有效率的传来了电子邮件,这名留着半长不短金发的男子看似花哨,做起事来还是一板一眼的。邮件指出老板三处工厂的审核文件是都星级资料,同政府公文一同锁在议员办公室的保险柜里,整个议会大楼的防火墙非常严密,梅洛尼表示,如果破坏不成功,可能会被对方的系统锁定,暴露自己的身份。

里苏特换上了便装,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他拿起那块崭新的劳力士钢表,指针正指在上午的八点二十分。
“不要破坏系统,给我他的日程表。”他喝了一口咖啡,对着屏幕敲出了几个字。
3分钟后,梅洛尼传来一份文件,里苏特用鼠标将它点开,里面是议员一周内的日程计划。他用黑色的眼球凝视着屏幕,看到星期四的下午写着一段话,

“与Star bodyguard的人见面。”

“查一查这家公司,他可能是想换新的保镖,如果是,给我那两个保镖的资料。”
梅洛尼传来了那两个保镖的资料,一个金发一个黑发,身材消瘦,两人都是出生于北部地区,年纪大概20岁左右,里苏特露出微笑,正好,他想着,一人一个。

“什么?你想让我扮演保镖?”当金发男子拿着与自己发色相似的青年照片,皱起眉头不住的抱怨的时候,里苏特已经事先猜到了这样的结局;普罗修特今天穿着一件白色的西装,胸前的口袋还夹着三张折叠整齐的蓝色餐巾,相比于他的不耐烦,坐在身边的黑发男子则一直很沉默。

“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那议员是个糟老头子,我去当保镖岂不是羊入虎口,活活被吃吗。”

“这个你放心,梅洛尼事先调查过了,那个议员并没有喜爱男色的癖好。”

“就算这样,也不敢保证他们没见过面,我们使用伪装的身份,万一曝光了怎么办。”

“这两个保镖是通过政府特殊渠道被调来的,他们的来头很神秘,除了公司的最上级没有其他人知道,包括议员本人。你们只是临时做戏,开始行动的时候我就会在议会大楼里接应你们,我只要你们说出保险箱的具体方位,其他的就都交给我了。”

里苏特向嘴里扔了一枚口香糖,然后将剩下的两枚微笑着递向对着照片陷入沉默的两个人。

“要吗?”

两个人无条件的接受了这份礼物。


梅洛尼在下午三点五十分的时候又重新来了一份邮件。
“那两个保镖会单独到议员大楼的会议室和议员见面,他们从Star bodyguard公司出发到议会大楼大概是星期四下午2点左右,直走5分钟后右拐进公司旁边5星级酒店的停车场,议员的人会在那里迎接他们;途中他们会经过一条小巷,普通人的脚程大概是2分钟,那是我们唯一的下手时机。”

“收到,”里苏特回复了梅洛尼,然后他发挥着意大利男人的风趣,给正在进行任务准备的两人打了电话,

“你们有1分钟的机会,决定上天堂还是下地狱。”

“烦死了,”电话那头熟悉的嗓音传来抱怨,“丑话说在前头,我易容术可不是太好。”


十二.
万恶的星期四最终还是来临了,一大早里苏特的办公室就传来大力并且极不友善的敲门声,梅洛尼看了一眼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新晋队长,叹了口气,放下电脑转身去开门。

10秒后,有人摘掉了盖在自己脸上的报纸。

里苏特睁开惺忪的睡眼,对方动作麻利的拉开了办公室的窗帘,清晨的阳光对他异色的瞳孔伤害力是很大的,里苏特条件反射的用手掌挡住眼睛,以避免自己的视力受损。
普罗修特拉过椅子坐下,潇洒的翘起了二郎腿,然后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脸。

“喂,醒醒。”

面前的男子今天穿着一件中规中矩的黑色西装,非常正式的打了领带,头发没有向以往那样梳成6个发髻,而是很随意的散着;额发稍稍涂了一点发胶,贴服的背过去。里苏特对比了一下眼前男子和照片里的青年,他微笑着竖起了大拇指。

“干得不错。”

“唯一遗憾的是,他长得没我好看。”

普罗修特笑了起来,然后他回头对着伊鲁索喊道,
“宝贝儿,你也过来。”

伊鲁索也穿着黑色的西装,垂到肩膀的头发被他梳成了马尾,刘海一侧盖住眼睛,气质像一个犹豫的王子。他的手里拿着一套衣服,里苏特用余光扫到了衣服胸口处政府的徽章。

“队长,这是你的。”梅洛尼走上前来做着说明,“下午1点50分左右,普罗修特和伊鲁索就会在那条巷子里潜伏着,在他们狙击成功搭上议员部下车到达议会大楼的时候大概是30分钟后,那个时候议员就会在办公室等待他们,之后按照议员的个性,商谈的地方会移到对面的酒店,那个时候他们会下电梯,队长你就有机会开始行动。”
里苏特从伊鲁索手里接过那套政府官员的制服,这大概是老板专用的缝纫店赶制出来的,材质很精美,他用手指抚过胸前的徽章,仿制的无可比拟。

“提查诺先生要求店长加班赶制的,他知道了我们的计划,表示议员身边有安插的线人,如果计划有变可以提供无偿帮助,”梅洛尼继续说,“普罗修特和伊鲁索下电梯的时候,队长你就可以坐反方向电梯上楼,装成政府来送邮件的,潜入办公室。”

里苏特点了点头,接着他将头部转向乔装二人组,“我如果得手了,麻烦你们送那个议员一程,善后的事情我会通知其他队员。”

金发男子白了他一眼,“你真麻烦。”

计划敲定之后,里苏特解开衣扣,独自在办公室换上了那套政府的衣服,阳光撒在他古铜色的肌肉上,正直青年的男人精壮的腰身犹如猎豹,褪去的衬衫仿佛还能汩汩的流淌出新鲜的费洛蒙。衣服是量身定做的,不大不小,里苏特用手抻平领口,办公室的门在同一瞬间被毫不客气的推开。

对方向他扔过来一个黑色的小盒子,“我知道你有轻微近视,不用谢,你那个瞳色没有人会让你进大楼的。”


十三.
当下午2点整,两名身材高挑的意大利男子推开Star bodyguard公司的大门,对着玻璃门外的世界深吸一口气,空气里弥漫着喜悦的甜蜜味道,此时他们正在为自己的前途欣喜不已,殊不知空气里还混合了死亡的静谧,但是他们早已无暇顾及。

途径小巷的时候,金发男子对黑发男子做着自我介绍,他们也是刚刚认识,你是米兰人?真巧,我也是米兰人。他们相视而笑着,露出洁白而又整齐的牙齿;来握个手吧,好呀,以后大家都是兄弟。黑发男子微笑着向金发男子伸出手来,画面永远的定格在了这一幕,下一秒,只听见西瓜碎裂的声音,金发男子抬起头来,刚刚还在和自己称兄道弟的青年此时只剩下了半个脑袋,血如同高压水枪一般从碎裂的半边脸喷出,他的脸上还挂着迟钝的微笑,在自己面前轰然倒下。
没有丝毫预兆的,金发青年目睹了这一过程,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变得惊惧,他想大喊,可是发现再也喊不出声,他的声带早已被切断,身体里好像有一个巨大的熔炉,好热,他回头看着自己被子弹瓦解的肉体。

普罗修特把枪从牛皮纸袋里抽出来,伊鲁索也收起了沾染了血迹的刀,由于一瞬间的活动,他们的肢体变得滚烫,两个人在保镖的上衣内侧翻出了政府证明身份的证件,迅速装入自己的口袋。普罗修特回过头来对着伊鲁索,扶正自己的额发,指了指右脸,
“你脸上沾上血迹了,赶快擦一擦。”

待两人穿过巷子,第二队的成员从巷口涌入,贝西和霍尔马吉欧将两名保镖装入麻袋,严密的封好口,加丘用事先连在街头消防栓上水管对着地面一阵冲洗,确定没有血迹后,三人切断水管扛起麻袋向巷尾跑去。在那里,梅洛正坐在组织专用车上,看到他们三个出来,他立刻下车打开后备箱,然后对着联络器汇报情况。

“队长,大功告成,总时间未超过2分钟,无人发现。”

整个小队的动作一气呵成。

“收到。”

里苏特戴上普罗修特送给自己的蓝色隐形,第一次佩戴让他的眼睛十分不适,缓和了几分钟后,他才重新适应了世界的光明,从酒店的洗手间出来后,他手拿包裹站在了议会大楼正前方的斑马线上。

绿灯亮了。

(未完待续)

评论(1)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