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皆苦,不问前程。

白色高踭

(wodema我第一次尝试写队大甜文可能风格把握不好真对不起【大哭)
(主题是大哥的戒烟史 五金店学徒X黑马男模的故事 主cp里苏普罗 微梅洛加丘【原谅我庞大的脑洞ಥ_ಥ)
(贴贴小天使生日快乐!爱你!❤️❤️❤️【对不起请原谅我的语无伦次 希望食用愉快【泪目)



一.
梅洛尼从组织阁楼尘封已久的古铜色箱子里给加丘找着他要的老式溜冰鞋,因为加丘平时穿的那双不小心被他大卸八块。确切的说,是他昨晚心血来潮穿着这双鞋出门滑雪去了,虽然小了一个尺码,但是充满了恶意得逞这个邪恶小心思的他还是丝毫不觉脚趾的疼痛,在雪地里脱缰奔腾的他,犹如在地面上土生土长的人鱼公主,痛并快乐着。
旱冰小王子消无声息的从门口进来,在丝毫不知悔改的肇事者身旁蹲下,冰冷的双手捏住了他的耳朵,配合着他冷若冰霜的声音,

“你找到了没?”
“还没有,咳咳,你看看,灰太多了,盖住了一切。”

梅洛尼敷衍的继续翻着百宝箱,里面有贝西的老旧发黄的吊杆,里苏特各式各样的兜帽,还有加丘的几副旧眼镜,梅洛尼认出其中一副还是自己打碎的时候,加丘冰冷的视线再次投射过来。然后他做出卖力的样子,终于在底部翻出了什么东西,那是一个牛皮纸包裹的文件袋,上面是普罗修特熟悉的字体

“偷看者死。”

梅洛尼和加丘对视了一眼,这两个年轻的后辈面对着年长者诅咒一般的忠告面面相觑。这里面的东西一定见不得人,梅洛尼想着,普罗修特一定在上面下了诅咒,以他阴晴不定的性格来说完全有可能。
加丘的脑中此时正浮现出普罗修特和善的微笑,他打了一个激灵,觉得自己如坠西伯利亚的冰窟。
梅洛尼将牛皮纸袋轻盈的翻了个个,张开他那淡粉色的嘴唇,伸出红色的舌头,他故意把尾音拖得很长,加丘皱着眉头一脸厌恶的面对他滑稽的表演。

“你啥都没看见对不对。”
“对。”
“我也啥都没看见。”

纸袋被顺理成章的扔在了一边,梅洛尼抽出了一个用黑布包裹的相框,揭去层层叠叠如同梦魇般缠绕的黑布,里面的沉睡已久的秘密相片终于重见天日。画面上是一个熟悉的而又陌生的身影,男人上身穿着黑色绒布材质的衣服,袖口被裁剪出不规则的形状,胸前折叠的花纹像是手风琴的按键一般排列;下身穿着薄荷色的裙裤,裤腿处有一圈珍珠点缀;脚底踩着高踭,乳白色的,象牙一样的光亮,鞋绊是银白的金属色泽,走起路来仿佛会琅琅作响。
男子的头发半长不短,随意的散下,湛蓝的眼睛秀美而狭长。整张脸被收拾的很干净,没有微微露出的青色影子,没有浓妆艳抹,只有一抹如同青梅般微微的青涩的笑容,足以让人惊心动魄。

“你们在干吗?”
门口不知为何出现了贝西的影子,梅洛尼和加丘僵硬的抬起头来,“偷看着死”的袋子如同忠实的告密者,它跳着优美的四小天鹅,收尾的时候,这只天鹅陶醉的卧在了贝西的高筒靴边。
“这不是大哥的袋子吗?”
梅洛尼如同脱缰的野马,他跳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捂住了贝西的嘴巴,事成之后他的心脏还在突突地跳跃,为什么我昨晚没有发挥好这项技能,这样加丘的鞋就不至于五马分尸了,他这么想着。
加丘跑过去把门关上,然后他反剪了贝西的双手。

“你听着,你也什么都没看见。”


二.
“大哥入队前是一名男模。”
当贝西说出口的时候,梅洛尼和加丘噗嗤一下子笑了出来,贝西不满的白了他们一眼,两人熟视无睹的保持着自己前合后仰的癫狂姿势,直到梅洛尼一个翻身肩膀压住了加丘的脸,这段关于他人的自白方才得以继续下去。
“然后呢?”梅洛尼顶着一头包问道。
“他罢工了。”
话题突然变得深沉了,贝西努力地回想着,那个时候普罗修特打算在意大利的一家小有名气的模特公司工作,因为身高问题,他只进入了候选的名单。在他的印象中,那晚下着雨,男人同一群前来面试的模特儿坐在面试官的办公室门口,人声嘈杂,各种来自异国的面庞让他的审美凌乱。他不耐烦地离开了,走到了走廊的窗户前,他点起了一根烟。
灰色的烟雾不断蒸腾向上,顺着窗口飘了出去,融进了雨里,这雨的滋味一定变得很苦涩呛口。

“普罗修特,你来一下。”
面试官从办公室的门里探出头来。男人熄灭了烟,将烟头从窗口扔了下去,他整了整自己的衣领。

“你为什么选择做模特呢?”
面试官端坐在办公室的长桌上。

“先生,我需要一个面具,”金发蓝眼的男子露出真诚的笑容,“就像你背后挂满一墙的铁锚,我大概猜到你并不喜欢它们,可人总得有些什么,你说是吧。”


三.
普罗修特成功入选了。
关于他的面具与人生的理论,已经深深的折服了面试官,并且深深折服了贝西。
贝西那个时候是在模特公司的后勤部工作,但是几天之后,他就被光荣的调到了前线,他大概察觉到了前线的战火在不断升级。
普罗修特的经纪人找到自己,他拉着自己的双手,露出满脸不知所谓的恳求表情;贝西转动着自己的瞳孔,这个可怜的男人自从普罗修特来到这家模特公司,负责他的各种事物以来,他的头发几乎就逆生长了。
经纪人对着镜子摘下了假发,无奈的露出地中海,贝西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他毅然决然的接受了这份使命。

之后贝西才领略到了人生的多姿多彩。

每天早上模特们报到前,他需要在意大利街头的各式酒吧四处奔走,寻找那个一身明艳宿醉不归的纳西塞斯,扯开与他一同醉卧在酒吧台子上的女人或男人,然后背着他疯狂的跑回公司。几次下来,恍惚间贝西已经觉得自己练成了一身好轻功,这一切的成就都归功于他,贝西如此忠诚的想着。
除此之外贝西还得应付各种突发事件,他要习得人生的三大项必修课程:拉架、劝架、打架。

普罗修特对自己说,我脾气不好,我和别人吵架的时候很容易打起来,就算是我错,我也会死要面子一直不依不饶,可是我真的不是诚心这么去做,贝西,你能懂我吧?

贝西迷茫的点了点头,眼前的这个男人总是能在不经意间说出充满哲理的话,让他措手不及。


夏天的时候,有一家服装公司来找普罗修特拍广告,一开始他嫌弃提供的衣物太过中性,于是和经纪人大吵了一架,后来不知怎么又妥协了。贝西拿着服装样刊进来的时候男人正在抽着烟,视线穿过玻璃窗看着对面人家晒满新鲜织物的窗台。
普罗修特收回视线,从桌子底下拿出一个鞋盒,里面是一双象牙色的高踭,可惜银白色的鞋绊处断了那么一截。我昨天就试过服装了,男人告诉贝西,可惜这双鞋的鞋绊被我弄断了,你知道哪里有修鞋的?男人这么问自己。
楼下出门右拐,穿过一个街区有一家五金店,店老板以前是修鞋的,贝西犹如导航仪一般忠诚的告诉自己。
“我自己去好了。”男人点上一支烟,今天的他没有穿立领,露出白皙并且纤长的脖子,像一个忧郁的王子。


四.
五金店的铁门掩了一半,里面透出嘈杂的声响,普罗修特将身体靠在铁门上,用白色高踭轻轻的敲了三下。他露出半个脑袋,纤长的脖子避过门上的铁锈,有人在吗?里面白色头发的小兄弟正在吃晚饭。
“老板不在,打烊了。”他头也不回。
普罗修特突然觉得火大,他一把推开了铁门,凭借着这把无名火他大概可以不负责任的撒野很长时间,他想把鞋子甩在这个白发的男人脸上,虽然他们未曾谋面。
白发男人忽然回过头来,他的脸上还沾了染了酱汁的饭粒,他的瞳孔是鲜红色的,眼白却是犹如无底洞一般的黑色,这样看上去他好像腐坏了,他的血液可能是红色颜料,脉管可能是交叠的树枝,他只是虚有其表的人造人而已。

“是你?”
白发男人怔怔的看着他,他的血色瞳孔放大了,普罗修特感受到了一种奇异的魔力,他好像快被这双异类的瞳孔吸进去了,他感到眩晕,我是不是和他很早以前就见过了?他问着自己,我怎么感觉这么熟悉?

“我们见过面?”
普罗修特用温柔的蓝色双眼凝视着男人,白发男人稍稍的偏过了头,伸出手指,犹如在拍摄慢镜头一般缓缓指向他的鼻梁。


“那天,就是你从楼上扔的烟头!”


“……”


五.
普罗修特此时一句话也不想说。

他叉开双腿坐在五金店破旧椅子上,看着男人蹲在地上,乒乒乓乓的修理自己的鞋子。
他的指节修长,骨骼生的尤为灵活,普罗修特想着,比起在在五金店工作,他更加适合去当一名钢琴家,创作艺术的人,就需要像他这样沉默寡言,这样他们的作品才能蕴含着饱满的热情。

“好了。”
普罗修特接过鞋子,从口袋里掏出钱包,20欧,不用找了,算上我赔你那个被烧破洞的可怜的帽子的钱。
沉默的白发男人找给他17欧,帽子就算了,从模特公司到这里的几条街都是无烟街,请你记住,小心警察。
普罗修特毫不客气的拿走了那17欧,附赠了一记“要你管”的白眼。

白发男人像是没有收到这眼神的敌意,他露出了朴实的微笑,这和他工作的制服格外搭配,

“欢迎下次光临。”

……

普罗修特完全不知道白发青年笑容的背后的含义,当到了拍摄的那一天,他正在后台试装的时候,白色高踭的鞋绊如同转瞬即逝的烟花,啪的一声,它又燃尽了生命的最后光彩。

给我叫计程车,他气得向贝西大喊,我一步也不想走,这次我一定要问到他的名字,然后痛快的、把鞋子狠狠扔在他的脸上。


六.
白发男人仍然坐在掩了一半、充满铁锈的大门的五金店里,与之前不同的是,他穿了一件合体的黑色西装,非常正式的打了领带,西装胸前的口袋里还夹了三张餐巾,垂吊着一枚怀表,他的头发涂了发胶,服帖的顺在脑后,高耸如山脉的鼻梁上挂着一副金丝边眼镜。现在看上去,原本的五金店小伙计完全脱胎换骨成为了一个商界精英。

快来了吧,他看了看表,我那失去魔法的的灰姑娘。

普罗修特从计程车跳下来的时候,眼前人的巨大变化让他惊呆了,我一定是在做梦,这不可能。白发男子向自己走来,非常绅士的接过了他手里的鞋子,他拿来工具卷起袖子,吸烟有害健康,他一边工作一边告诉自己。


……


“后来呢?”
加丘撑着下颌问道。

“大哥说他们搭车去了公司,那个男人非常认真的看完了他的广告录制,从那之后,大哥就不再抽烟了。”

“普罗修特后来为什么不在模特公司工作了?”

“这大概是一个永恒的秘密吧。”

“我猜,”梅洛尼露出不还好意的笑容,“说不定和戒烟的原因一样。”

三人互相对视了几秒,在他们就要互相说出心中谜底的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阴沉低吼,

“喂,你们在做什么!”

梅洛尼发挥着刚刚开启的特殊技能,立刻拉着旱冰小王子一个侧翻,然后迅速逃之夭夭;普罗修特扑了个空,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贝西也不见了。真该死,他向着门外大喊,“贝西你这个混小子给我把照片拿回来!千万不能让里苏特看到啊!”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