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皆苦,不问前程。

【吉良老板】杀手爱上野玫瑰


铲子
葡萄酒
染血的刀
男人的红发
碎裂的银戒指
褶皱的深色西装
那熟悉的眼角的泪
和绛红色干枯的口唇
定格的明眸好似天边星
金发男人看着这落魄玫瑰
他的香烟还在慢慢释放咒语
铲子把头埋进泥土里发出悲鸣
葡萄酒沿着玫瑰的枝节走了一圈
呼吸消失了酒液顺着红发渗进身体
可他身下蛛网状张开的血泊还在蔓延
早知如此当初何必伸出禄山之爪握他手
那人狡黠一笑沉沦瞳孔再也忘不了他体温

他独自在被中舒展静脉心却早已飞到公海
三天前他被送到日本头发蓬乱全身糟污
他明白他的一切都抛弃他了包括自己
身体慢慢从朋友变成中立再变敌人
命运的沙漏被一双手无限次逆转
永生的圣水代替鸩酒浇他头顶
他开始厌烦了当他路过街角
餐厅的金发侍者和他照面
视线路过手到脸再到手
同类的费洛蒙在蒸腾
是敌是友是正是邪
那全部都不重要
他只想按意志
提自己的线
就算结局
仍然会
变成

评论(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