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皆苦,不问前程。

红酒就要配雪茄

他和他坐在警车上,他虚弱的笑着,对不起,我只剩3天时间了,他说我用不了这么多时间,给我船票就能送你上诺亚方舟;他和他坐在长椅上,他说你还不吻我吗都这个时候了;他轻笑着别过耳廓吻在他的侧脸上,要不要赏脸跳一支舞?他坐在他的棺木旁,他想着,幸好你是死了,他站在树后默默地看着,他想,幸好你还活着。

他说你要宝石还是要我?电话那头的她静静地问你在哪里,他扔开电话躺在墓穴里,对着青空白日微笑着流泪唱起圣歌。埋吧,让泥土带我去梦之国,那个迷死人的酒池肉林。他对外面的人说。

他问他,我的心里有没有鬼?他割下血淋淋的右耳当做誓言送给他,没有,你纯洁的如同一张白纸;他第二次问他,我的心里有没有鬼?他看着他背后碎裂的镜子,上面映照出光怪陆离的8个人影,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他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他把港股代码写在纸飞机上扔出大楼;她为了将野性难驯的自己释放引咎辞职;他还在思考谁谁谁是凶手戴上皮手套。他们一起身负49宗罪走过十字路口。

他觉得所有人都话中有话个个都想谋杀他,他妄图揪出这些隐藏在真相背后的琵琶女;拯救自己,杀与被杀,人命如同被安置在氢气点唱机上,开关只有他和玻璃瓶知道。

他因为看得太清楚所以装作看不见,她却一直在猜测他看不看得见以致忘却自己其实看得见。

他说,江湖夜雨十年灯;她说,一朝泪断红尘。

他说,使命和抱负如同咒语,他冷眼旁观;他说,只有一人逃出生天,他笑而不语;他贴近他的耳朵,前几次你都没有好好听我说话。在一个春光明媚的下午他用水塘边的石块狠狠的砸死了他。

她说,今生我愿做你的小独角仙;他说,可惜你上辈子是个杀人魔。

他们觥筹交错,好兄弟一条心笑逐颜开,干了这杯酒,江湖中再见;他们拔刀相向,非我族类者其心必异,喝完这杯酒,再见于江湖。







我:第二个好像是喜剧。

他:悲,因为爱情皆是走马灯。






(兜兜转转纷纷扰扰那么多年这些角色都已渗入骨髓腐蚀血液)

(都未死 都未曾忘记)

(有个奢望 想挽着你做左膀右臂 看仙魔游走洒满瞳孔)

(杜导 生辰恭喜)

(永远敬爱您)


2015/4/22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