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皆苦,不问前程。

彤日与雪莲

    野村万斋三四十岁左右,是他人生最美的时期。35岁那年他主演电影《阴阳师》,一袭白色狩衣卧于长廊下,手中半盏清酒对月,屋外漫天摇曳樱花,遗世而独立。 

    我记得这部电影最深刻的,是结尾处的那段天宇受卖之舞。万斋咬破手指以血润唇,镜中的他散下头发媚眼如丝,那一瞬间真是击中心脏,不由得失声赞叹。 

    重看阴阳师的时候,还是被美到了,万斋出演安倍晴明简直是托生转世莲花再造。之后我看了他的狂言作品,真的没想到自己居然对这种朴实(相对于歌舞伎而言)的艺术还饶有兴趣(他认真又滑稽的表演逗得人阵阵发笑)。记得看过他与市川染五郎同台的一出三番叟,两位世家公子的演出堪称精妙绝伦。万斋表演的狂言式三番叟端方有力,染五郎的表演则是颇具歌舞伎的柔美与婉转。

     关于美,不得不说下市川两兄弟。

     一位港编曾说过,市川染五郎长了一张最美伶人脸。作为男子,英俊却不生硬,也不过分似女子般柔和。他最美的地方是眼睛,有着伶人所独有的淡淡的哀愁。同为伶人,他的表亲市川海老藏也是一名美男子,看过他主演的电影《一代茶圣千利休》,海老藏将千利休各个时期的风骨演绎的淋漓尽致。他的每一个动作都美,长睫毛一垂下,尽叫台下无数少女乱发花癫。


    万斋的美,清新宁静超脱俗世。可当他绫罗着身,又似银河艳星,单枪匹马胜过漫天烟花。市川两兄弟,好比彤日,远远胜过闹市口的大红牡丹直照人额头,但心邪我此处所说的「头部」的头,指的并非有齐眼耳口鼻的那个。

评论(11)

热度(24)